感觉吧,过度理想化的东西都很难真正实现,比如李子柒的乡村生活、蔡澜的享乐人生、一拍即合的幸福小故事。 这些东西,其实最适合供在高台上,让人们在低头劳作的间隙里抬头看看,以此求得一点慰藉。 最怕的就是把它当作绝不偏差的追求,这样就难免要走向破灭。

看一个人、评价一段经历,要把外表抽离,把惹人的语气动作抽离,把美好的氛围抽离,把飘飘然的心情抽离,把易变质又最诱人的东西抽离,看看骨架,看它到底是什么。 然后呢,你就变成和我一样爱发鸡汤哲学的人:)

不学蔡澜。 避世享乐确实够吸引人。不过这人不怎负责,顾着风流结果伤许多人。 然后发现逻辑自洽的人很能够让人感到信服。差点就被勾走。然后想,干嘛非要学他。人和人本来就不同,按自己的价值观过便好,人应该找同类而不是盲目趋同。 最后想,他这样的人搞传销应该够厉害。